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雲南上千“卡戶生”赴深圳上大學

2019年11月13日 10:21  点击:[]

盡管來之前已經在網絡上無數次揣摩過深圳信息職業技術學院的校園景觀,但真正見到科技樓的那一瞬間,周瑞承認內心還是受到了強大震撼——“那是我這輩子見過最高的大樓”。

今年10月,來自雲南昭通市鎮雄縣以勒鎮的高中畢業生周瑞,如願來到了深圳信息職業技術學院數媒學院就讀。而像他一樣,進入深圳職業技術學院和深圳信息職業技術學院就讀的雲南昭通籍建檔立卡貧困家庭的“卡戶生”,有1461人。其中,就讀深圳職業技術學院錄取837人、就讀深圳信息職業技術學院624人。

按照昭通鎮雄教育局招生辦主任申開發的說法,“卡戶生”的家庭普遍存在雙親失去撫養能力,或只有一個勞動力、住房條件差、家庭負擔重等突出問題,教育扶貧是基礎工程。

在2019年全國兩會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總理提出高職院校今年大規模擴招100萬的戰略部署,而深圳市委市政府也在對口雲南昭通扶貧的過程中,感受到了教育扶貧的力量。這可能是最好的扶貧模式——一個學生脫貧,就可以全家人脫貧。

爲了給雲南建檔立卡貧困家庭學生提供優質高職教育,雲南省教育廳、廣東省教育廳專門下發了關于深圳高職院校招收雲南建檔立卡戶學生的意見通知。爲了解決場地問題,深圳職業技術學院還與深圳市內的5所中職學院聯合成立了高職專業學院合作辦學。

第一次离家到深圳 学费全免 拎包入学

已经是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商务英语专业大一新生的彭耀琴,来自云南镇雄大湾中学。前些年妈妈去世后,兄妹4人就跟着爸爸一个人过日子,父亲除了务农,还要在建筑工地打工。      “这次出门上学,是我第一次离开家,第一次来深圳”。本来准备报考师范学院的彭耀琴,听说深圳职院来云南招收“卡户生”的消息,赶紧报了名。

如果不是因爲招收這批“卡戶生”,深圳這兩所高職院校還沒有向雲南招收過考生。也正是因爲有了這批學生,軍訓駐點教師劉小延才知道這些雲南孩子有多麽上進。

 “軍訓前就發現有兩個學生按照身體條件可以申請免訓,但是他們誰也不同意不去軍訓基地,于是選擇了在軍訓基地上勞技課。每個學生在軍訓期間沒有喊過苦和累,和一些嬌生慣養的城市孩子一對比,就發現差別太明顯了。”深圳信息職業技術學院電子與通信學院黨總支書記劉小延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在軍訓基地,記者見到了來自昭通大關縣的周應皎,一見到記者,她就反複說,這裏的一切都太好了——“這裏的老師真是太好了,班級助理對我們真是太照顧了”。第一次離開家、第一次來到深圳,見到那麽多的高樓大廈,周應皎總是不由得拿這裏跟老家比,“在家鄉,只有上課的時候大家才講普通話,高中寄宿學校裏冬天也沒有熱水”。

周應皎的爸爸常年在緬甸打工還家裏的欠賬,即使腰受傷了還在堅持打工。而媽媽除了在縣城的車站服務區打工,還要承擔家裏的農活兒。作爲家中的二女兒,周應皎每天也要幫媽媽幹農活兒、喂豬喂雞、打掃衛生。

即使在這樣艱苦的生活條件下,周應皎仍然在學校成績不錯。“學校根據成績把學生分成3個班,耕耘班、實驗班和平行班,我就在實驗班裏。”2019年高考,周應皎的成績可以上雲南的本科,但她知道深圳信息職業學院招生的消息後,立刻決定來深圳上學。“學費全免,每年還有助學補貼,學校還貼心地發放了全套的生活用品,我的家庭可以爲我少操很多心”。

而來自雲南昭通鎮雄長風中學的李方仲,高考考出了500多分的好成績,可以上一個二本大學。但來自偏遠地區建檔立卡貧困家庭的現狀,讓他對自己的未來發展規劃更加清晰。

從小,和哥哥兩兄弟跟著母親長大,看到的是媽媽爲了他們受了太多的苦。“我小的時候,親眼看到過媽媽背礦石、到處幹雜活兒,所以我們從很小的時候就會去打工,幫媽媽減輕點負擔”。

高考成績出來後,成績不錯的他面對選擇,不是沒有猶豫過。再三抉擇後,還是“感覺深圳的吸引力大”。來到深圳職業技術學院上學,首先不用考慮學費給家庭造成的負擔,而且深圳的城市發展快,自己也能得到發展。“我讀的是商務英語,我打算這幾年在學校期間,把所有該考的證書都考到手,比如英語專業八級等,然後去英語培訓機構做教師,早日爲家庭分擔責任”。

而來自昭通市鎮雄縣芒部鎮的王祖祥,回憶起曾經上過的學校,至今都難以忘懷。“我的姐姐沒有留級,但卻複讀了一年,爲什麽?因爲那一年學校高中沒有三年級,只能回去複讀一年”。

從那個滿是石子、沒有操場,一到下雨天就到處積水的學校,來到現代化大城市花園般美麗的大學校園,王祖祥說,沒見過這麽大的操場,還用上了空調,而且“每天有24小時提供的熱水”,在老家,還在用露天的旱廁。

剛到深圳的那一晚,因爲不會開空調,十幾個孩子打電話給宿管說空調不制冷,宿管阿姨過去才發現,空調都被調成了制熱模式。

有的學生剛來學校第一天就開始學著爲他人服務。王祖祥一到深圳火車站,下車後看到接自己的師哥師姐穿著統一的紅馬甲,車站裏還有義工的標志,就問他們什麽是義工?當了解到深圳是一座志願者之城後,他當即表達了自己想要加入義工組織的意願。來到學校的迎新現場,他兩天內每天在校內步行20多公裏,很快就熟悉了所有的路線,接下來的迎新,他已經開始像師哥師姐一樣幫助新生整理宿舍、填表格了。王祖祥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幫老師和班級助理分擔工作,他在用自己的方式,將自己感受到的那份溫暖傳遞給其他人。

面對未來,王祖祥坦言將在學好學精自己專業知識的同時爭取提高學曆,如果未來自身條件允許,也想要回到雲南發展,成爲自己的驕傲,也成爲家人的驕傲。

被扶贫春风改变的不仅是学生们 学生超本科线 老师感慨万千

讓深圳職業技術學院招生就業辦主任崔蓮沒想到的是,本來以爲這次在雲南招生,可能很多孩子的高考成績會不盡如人意,可結果所有人的成績都出人意料地高于本科線。

崔蓮帶著幾個同事一起去雲南走訪學生家庭。看到當地“卡戶生”家徒四壁,有的家庭只有一個老人帶著留守兒童過日子,就覺得,如果不好好教他們,真是對不起這些孩子。

在兩所高職院校采訪,很多老師都向記者講述了自己面對這些雲南籍孩子時的所見所聞,聞者無不動容。“孩子們忍不住告訴我們,說學校飯堂的飯菜有點貴,雖然我們都知道,學校飯堂的飯菜價格已經足夠便宜了”。

還有老師聽自己的學生說,以前寄一個快遞要走10公裏,放羊時還會遇到猛獸……老師們感慨萬千。

深職院一位新生去年剛做了頭顱手術,後續藥費每次都要幾千元,在老家時家人並未告訴他實情,來到深圳後藥吃完了去買藥,知道實情後,打算停藥。輔導員于文老師知道了他這個想法,及時跟進宣講有關的醫保政策,耐心引導,打消了他的顧慮,點燃了他心中的希望。

在記者采訪過程中,聽到的感人故事不僅是這些。爲了保證深職院高職專業學院順利迎接雲南籍學生的到來,深圳第一職業學校校長親自上陣,爲學生尋找宿舍;第二職校安排最得力的師資爲學生上課;華強職校將最好的校舍讓給了高職專業學院的學生;寶安職校動員老師外出租房,騰出房間給做學生宿舍;博倫職校投入巨資采購實訓設備……

在寶安職校,H棟宿舍樓是用作教工宿舍的,後面有山,空氣清新,風景優美。但聽說是要給雲南籍學生用作宿舍,全校教職工全員“搬家”,悉數離開,將宿舍騰出來,並配置了桌椅、窗簾等,用最好的狀態迎接孩子們。

爲了迎接這批雲南籍新生,深圳職業技術學院高職專業學院的各個校區逐一給每個學生打電話確認來深航班和火車車次,確定接站安排;還給全體新生免費提供了床上用品,桶、盆、衣架、口杯、牙刷等生活用品,在學生報到後出發軍訓前的一日三餐都由學校免費提供。

高職專業學院的建設最爲突出的問題之一是師資數量與結構的問題。在新生來校前,已經對中職學校選拔的69位教師完成了36課時的培訓,並頒發了結業證。同時確定了在日常的教學中加強制度化管理,建立巡查聽課制度,重視教學過程和質量的監控。教學部門對每門課程指定一名課程負責人,對課程教學提出總體要求,統一課程大綱、教學進度表、考核方案等,確保教學過程保質保量有序推進。

在深圳信息職業學院,由于2019年擴招增幅、招生規模均創曆史新高,辦學規模擴大超20%,學校基礎建設資源壓力大,生活配套缺口更大。尤其是在師資配備一直偏緊、工作量超負荷的狀態下,如何保證辦學質量,並且在短時間內關愛到每一位學生,都是對學校提出的要求。

深圳信息職業學院爲了迎接新生,需要新增211間標准4人間宿舍。學院提出“舉全校之力,做好幫扶工作”的口號,青年黨員帶頭爲擴招新生騰宿舍,利用國慶長假期間完成了210位中彩网双色球走势图公寓宿舍的清退調整,確保了10月8日宿舍能夠移交使用。

正如深圳信息職業學院一位教師在朋友圈發言所說,“爲孩子們提供新的可能性,也許這正是我們做教育扶貧這件事情的意義。”這段話得到了全校上下衆多老師的很多回應,每個人的內心,都在這樣的扶貧春風中,觸動著、改變著…

(轉自中國高職高專教育網,信息來源:《中國青年報》2019年11月12日05版)

中彩网-首页
版權所有